【類別:】 菩薩感應實錄 【篇名:】 佛菩薩探訪錄_往生實例篇

近代往生又一實例
慧峻
楊彩月老居士,福建廈門人,現年七十四歲。三十八年逃難來台,隨後就皈依了道源老法師,成為三寶弟子。這是本刊採訪到北投致遠一路一段十巷十一弄二號四樓她女兒家黃太太親自對我們說的。
據她說她母親皈依佛教以後,早晚課誦持念「金剛經」「普門品」「大悲咒」「心經」及佛菩薩聖號,始終如一,用功辦道。在修持近三十年當中,時常夢中見到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聖相。有一次,耳病發作,夢到觀世音菩薩親切地用竹針為她醫治耳病;又有一次夢見阿彌陀佛,閃出萬道金光,在一條平坦的大道上,她循著佛的光明向前走著。諸如這些小感應太多也說不完的。
楊老居士年事已高,患有心臟擴大症,八月間住入榮總診治,旋即出院返家療養。八月二十五日半夜十二時半,楊老居士由於心臟血栓塞病而往生。九月二日入殮火化,奇怪的是—這麼大熱天,經過了九天,入殮時全身仍柔軟如綿,也無異味,面目如生。火化後之次日,由骨灰中撿出了大小舍利子五顆,計有綠色二顆、灰白色二顆、灰瑪瑙色一顆。最大的一顆綠色如半透明翠玉一般,長二公分寬一公分半,如打坐形狀,看者無不稱奇。
九月三日那天,將靈骨供奉在獅頭山上元光寺塔內。楊老居士就是無量壽長期放生會負責人性梵法師俗家的岳母。

========================================================================

我的祖父往生極樂國
李其民
我的祖父姓李名冬,今年七十五歲,家住台中縣大甲鎮順天里孔雀路十一號。他老人家不幸於民國七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十時十五分因腦溢血而過世。當他在發病時,情況危急,家人慌忙地疾送他進大同醫療中心,終因病重藥石無效,而於夜晚十時遣車送回自宅。家人此刻都想不出甚麼法子。當祖父臨終時恰巧叔叔趕回(他是一位修淨土宗的居士,時常於台中一帶的道場講經說法),連同幾位修蓮宗的大德們來為祖父助念往生。於是準備就緒,從當晚十點十五分到次晨六點半佛號聲一直不停誦念著,使本來陰冷的小房子,頓然充滿了無限的光明。原本祖父扭曲浮腫的面容,此時成了安詳、快樂的笑容。臉色亦顯得紅潤,比生前睡著時更好看,而且肢體柔軟,不像原來僵冷的四肢。我本對佛法不甚了解,今睹此景,不由得從內心深處生起一片對佛法的信心。
當夜佛號一直誦念時,姑婆也匆忙趕回,臉上佈滿緊張、哀傷的神情,見室內一片佛號,於是她也跟隨眾人一同助念,當姑婆集注心力於念佛時,忽見一道金光射入,於眼廉中呈現一尊萬德莊嚴、神采奕奕的金色佛像從西遙遙而來。當時佛陀身放萬丈金光接引祖父時,祖父臉上泛起了一片快樂、滿足的笑容。姑婆此刻異常地感動,非常激動,卻不敢哭出聲來,怕對祖父往生有礙。大眾助念到早晨六點半,共八個小時,才歇了一口氣,雖然眾人都感到疲倦,但是心堳o高興得很。
在此有一點,我要奉勸諸位大德們,平時就需多念佛,臨終時才有把握往生。祖父若平常不念佛,臨終時也無法蒙佛接引,往生極樂;也不會感得叔叔、及蓮宗大德的前來助念。祖父早年並不信佛法,亦對叔叔念佛一事,認為是迷信,然而在叔叔苦口婆心的勸喻後,才知念佛求生極樂的可貴,是故我亦深深感激叔叔的菩薩心腸。我想祖父此時一定正在西方極樂世界隨佛修學呢!但願一切眾生因閱此文,也能對念佛求生往西生大信心,我寫此篇靈感錄的心願即在此。謝謝諸位大德,南無阿彌陀佛!

========================================================================

記—呂張滿大德往生事蹟
陳智財
呂張滿大德,世居花蓮延平,早年含辛茹苦,撫育子女,畢生樂善好施,皈依佛門,為佛教慈濟功德會會員。晚年不幸罹患癌症,纏病多年,初經榮總、長庚各大醫院診治,稍癒一段時日,終於病體復發,群醫束手無策,僅給一些藥物止痛於一時而已。平時都由她的女兒及女婿許和祥居士親侍照料。
許居士夫婦,曾受法於西康諾那呼圖克圖法嗣蓮華金剛藏吳潤江上師多年,修學精湛;在侍奉湯藥之餘,曾略勸勉岳母觀想念佛,同時夫婦二人也精勤修法,以所修諸功德,迴向她老人家及法界諸有情,同登菩提大道,并祈求佛菩薩加被減輕老人家病痛一般末期癌症病患所受的痛苦,要比初期患者重得好幾倍,然而據呂張滿大德自述,她的痛苦並未加劇,甚至比初期減輕很多,比在住院初期,更能忍受創痛。足證佛菩薩慈光普照,重報輕受。
農曆七十二年八月三日,在她捨報的當日上午,呼吸急促,延至夜約十時半即與世長辭,享壽六十六歲。全家大小在安詳中即依臨終法要助唸並依中陰救度法應變往生,持續約十二小時多,才換裝。在穿衣時,乍見面頰紅嫩微帶一絲歡欣的神情,身體柔軟如棉,吉祥側臥,情狀至為安詳,絕非一般人應有的現象。尤其是在辭世數月前病重時,她的右腿無法伸直已達數月,而今不祇能伸直,而且柔軟如初,雙臂柔軟更可轉過背後。呂大德終生念佛,積善好施,修行佛法,臨終獲佛菩薩接引超度,往生西方,似無疑問。今略舉其事蹟,無非讓我們要一心一意去學佛,修持不輟,倍增念佛之重要性。

========================================================================

追念宋哲昌居士修行勝蹟
陳智財
宋哲昌居士祖籍浙江,父親任公職,生活雖然清苦,但家教嚴謹,於是養成安貧樂道的人生觀。宋居士初入社會營商,廣結人緣,生意經營得頗有展望;祇因他宅心忠厚,常常遭受神教神棍迷惑、擺佈,因此生意逐步失利,而終於一蹶不振。後來他雖改變環境,但神棍仍繼續糾纏,設陷詐取,進而離間親友與他疏遠。經歷一再挫折,使他後來,只要是與信仰有關的事,他都視為畏途。後來他搬到花蓮,經營小本生意,平日絕口不談信仰問題。然而他秉性不變,仍然樂善好施,從不以過去的失敗而怨天尤人,自當是承受前世欠債之果!
終其一生,聞法時間雖然不長,但他的信心篤實,並非一般人所可比擬,這正是他成道的基石與秘訣。半年多前,在一次偶然的機緣,當華藏上師首座大弟子蔡居士與許居士聯袂首度蒞臨花蓮講述無上密法時,宋居士夫婦恭逢其盛,並蒙五方佛加持灌頂,再經這兩位嫡傳高人開示正法,始信佛旨真意。慧根深厚的宋居士,至此才奠定堅心密行(克期取證)的信心;爾後陸續參加重要密壇法會,並用心與同門大師兄請益,深深了悟:「不經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撲鼻香。」之過程與歷鍊;加上他秉持古訓:『文窮而後工』的哲理,因此,在修行期間,正是他處在最痛苦、失意的地步,所以,宋居士是學佛逆增上緣修持中的典型與模範。
宋居士修無上密,專心持咒,有一天晚上,夢見華藏上師站在空中,當日落西山時,上師滿面放光。此後,佛菩薩時常顯現在面前。某次花蓮法會,他能見到重重七彩光輝自空射入道場,當時他的感覺猶如置身西方世界,就在接受密法的那天晚上,他即夢見自己在一個佛堂堙A前面有大圓鏡,上師講法,或在空中飛翔,或在水面行走,或遊歷西方極樂世界,甚至在夢中所見事物,均與現實事物相符。他是不咎既往、冥索將來、時常提醒瞋心重的人,他甚至時常鍛鍊自己不為不快情緒而不快,勿為煩惱而益增煩惱,「應離一切顛倒、妄念、分別、取捨、憎愛。」這是華藏上師法語的精要。要以置身事外的態度,不迎不拒,不可主觀反應。同時平常保持清淨覺性,無論做什麼事,從手、從口、從心。動靜之間,顯示生活中處處皆是道。
宋居士於七月初十未時捨報,許居士有緣自高雄來花蓮得見他最後一面,並用大圓滿修法,求上師加被導行中陰入毘盧性海。此時華藏上師示現,並賜蓮座帶宋居士飛虹而去。許居士預知宋居士成就了,必有舍利。當宋居士入棺時,手足綿軟,容光依然,待火化後,得白色金剛寶舍利大小數百粒,足證他修行覺位了。
最後引用宗薩仁波切所說的話,歷代修行的各派大法,以發大菩提心是諸法的上首。事實上,學佛而不發大菩提心,即屬魔軍了。所以修習身離作務、語離言說、意離思念,日行不輟。必須了達空假,能出污泥而不染、清淨如鳥飛空,來去無蹤。宋居士深深體驗華藏上師『發菩提心義訣』而夜以繼日行持。佛法是超時空、無貧賤、不分高下的,即以宋居士讀書不多,存有直心,而心領神會祖師開示;如是悟,如是修,如是持,如是證,驗事驗心,煩惱當下即是菩提了。

========================================================================

沈母秦銀仙太夫人往生瑞蹟
釋日常
太夫人江蘇崇明縣人,生於光緒三十一年(一九○五)。享年八十有一。早歲粗知佛法,持齋有年,但僅屬鄉里間一般之信念而已。逮五年前沈居士回里探親,力為勸進,始知歸心淨土。前年因白內障,雙目失明。自此常在床蓐,但信念益堅念佛益勤。臨終前七日,體力虛衰,不思飲食,時或不省人事。延醫診視,不見病狀,血壓脈博心臟體溫一一正常。據醫師之診斷,係老年人體衰之自然現象。但囑多多照拂,不必入院治療,亦無需任何藥石。家人鑑此情況,恐有不測,乃延請法師,領導家人大眾,分班輪流,晝夜不息,在旁助念,啟導其正念而扶持之,一意歸向極樂世界。其後,直迄太夫人氣絕十小時,助念佛聲未曾暫停。往生前夕,其女叩問太夫人,需否其子乃宣回家探親,並及其他事情,均未表意見。繼而進勸曰:「家中一切我們會妥善安排,你但安心跟阿彌陀佛前往極樂世界」。太夫人點頭欣然示允。顯見其正念分明,了無牽掛矣。臨終前,依舊安詳如故,但其呼吸漸見微弱,家人因稍多加留意。當時偶覺其嘴唇稍乾,乃以棉花蘸水為彼潤之,則其呼吸已停,西歸安養矣。其家人先已久受沈居士之囑付,兼有法師在場領導,因而際此升沉之重要關鍵,均能力持鎮靜,繼續念佛。而且凡有親友前來,進門之前,即行囑妥,世俗情態,一律免除,但隨大眾同聲念佛而已。未幾瑞應接連現矣。太夫人呼吸停止後,大眾繼續助念之際,忽有瑞香,起自各人喉間。隨即滿室芬芳,向外擴散。而此種香氣迥異尋常,為眾人素所未聞。瑞香之來,前後共達三次之多。乃至次日,三十多小時後,猶有人聞此瑞香,自太夫人遺體發出。此其一。生西後十小時,為其換裝,遺體竟然柔軟如生。此其二。按往生時辰為今年(一九八五)九月十一日上午八點十二分。當地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二度,但午後即下大雨,天氣得以轉涼。次日仍有小雨,保持涼爽。待沈居士伉儷率公子奔喪返里,已經兩天之後,展仰慈容,仍如生前,第三日天告放晴,喪禮得以順利進行。及往火葬,火化方始,天又微灑細雨。識者指謂:此乃龍天護法隨喜所降之甘露也。蓋以上種種天候之變化,皆與太夫人往生後之人事進行微妙配合,故知亦屬佛恩加被之例。此其三。火化後靈骨運往佛寺奉安,灰匣由沈居士捧奉,沈夫人旁坐。靈車進行中,戚友不斷念佛,一路念去,佛聲遍野。將抵寺時,沈夫人忽聞骨灰匣中太夫人正高聲念佛,至進寺車停方止。此其四。奉安圓滿,回程途中,沈夫人又聞前面上空中不斷唱頌香讚中之「南無香雲蓋菩薩摩訶薩」一句。彼初不知聲從何來,以為自己心神所致,因試唱之,方覺上空所唱之節拍為快,乃知又係瑞應之一。此其五。
以上種種,見者聞者,莫不嘖嘖稱奇,嘆為希有。多端瑞應,足證太夫人生西無疑。因特將其經過,據實道來。俾淨業同修,得此榜樣,勵自努力薰修,進而勸化眾人,精勵念佛,及注意飭終之種種,他年均得同登極樂蓮邦也。

========================================================================

怡保諾那精舍陳老夫人往生記
陳老夫人,原籍廣東番禺,甲辰年出生,世壽八十一歲,為吳潤江上師之「契姐」。以此因緣,得獲謁見諾那上師,皈依座下,諾那上師並親贈舍利,預言嗣後將往南洋「發展」。及至抗戰爆發,烽火燎原,老夫人流離失所,輾轉來到馬來西亞。
南來後,便與吳潤江上師失去連絡,迄至民國五十八年,偶遇王生根居士,因見王居士學佛心切,對密宗亦頗有認識,乃出示當年上海覺圓精舍印刊之『聖救度母修持法』,王如獲至寶,遂推測吳上師移居香港之可能性,乃托友人尋訪。時吳上師住持諾那精舍於北角名園西街四十九號,講經說法,濟度群生,由於活動頻繁,並非無名之輩,故迅即與之連絡,從此音訊往來,函授皈依者亦有十餘人。
民國六十一年,幾經艱辛,始請得吳上師蒞馬宏法,奠定了最古紅教在馬來西亞之基礎。其後上師又曾兩次來馬宏法,所至之處,座無虛席,皈依弟子約數萬人。
數十年來,老夫人始終一心淨信,精進不懈,復又毅然發心茹素,日惟一餐,過午不食。常現種種瑞應,如天雨舍利等。
民國六十八年怡保諾那精舍成立,特恭請老夫人為名譽舍長。民國七十年老夫人移居吉隆坡,企圖成立會所,連絡有情,以滿宿願。時老夫人已示疾。雙腿無力,步履艱難,需人攙扶,方能成行。適值香港陳謝玉居士慨贈蓮花生大士密壇。遂如水到渠成,儼然為一簡單莊嚴之道場,一時冠蓋雲集,頗多有志之士造訪,老夫人諄諄教誨,導之念佛。
迄至本年初,老夫人已寸步難移,未幾口齒遲滯,幾乎不能成信。如是者數月,老夫人處之泰然,默默忍受。至七月,自謂琩ㄩ媞堬妞菕A或大蓮花、或緣度母、或諸佛菩薩、眾怨親仇敵。入滅前三日,侍者見老夫人額現白色光圈,約二寸直徑,中復有紅色日輪,約姆指大小,其上隱約可見一菩薩結跏趺坐,相好莊嚴。此時老夫人酣然如入夢鄉,安詳示寂,額上光圈久久不散。
次日移靈千佛寺火化場,並由怡保諾那精舍諸同仁親扶靈柩。荼毘後,得白、紅、黑、金色舍利六百餘粒,所有骨灰則遵老夫人遺囑撒之大海,與水族結緣。
金色舍利經典不載,香港顧寂曜以為「金具四德:(1)色無變—喻常。(2)能令人富—喻樂。(3)轉作無礙—喻我。(4)體無垢染—喻淨。故諸佛菩薩均身金色。」
是故老夫人具涅槃四德,已得解脫,匯歸性海耶!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