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菩薩感應實錄 【篇名:】 佛菩薩探訪錄_消災解厄篇

●消災解厄篇
鼻中異物自動掉落
王順德
學佛四年餘來除了出差在外,早晚均按時在自宅簡設的小佛堂禮佛誦經。家裡唯一的兒子今年五歲餘,他自小在這種環境下受到薰陶,自然亦常隨著我一起念佛禮佛。偶爾我也告訴一些他聽得懂的菩薩大悲大願行誼。
家裡有一個他玩的萬花筒,由於已經破損,常常掉落出一些彩色的塑膠小碎片。去年三月廿九日青年節的下午,他獨自在沙發椅上玩那些塑膠小色片,小孩總是好奇、頑皮的,他把一個大約半顆綠豆大小的空心圓型塑膠球到鼻孔嗅著玩,沒想到竟把它給吸到鼻子裡去了,他當場嚇得大哭起來。本來還希望它是掉在別的地方,可是找遍各處,始終沒有發現那顆如他所說像飯粒大小的淺綠色小球,又在那些剩餘的小碎片中找,也找不到有一顆淺綠色的小球。看見其它顏色的小珠,的確很小很輕,而且是空心的,極有可能被吸進鼻孔裡去,我們用手電筒翻他鼻孔往裡照,卻沒發覺,於是馬上打電話到醫院求診,卻又剛好遇到國定假日休診,只好等待明天再說了。
孩子一直擔心的哭個不停,又怕明天看醫生時,醫生會弄痛他,我們只得百般安慰,同時心裡在想:那小東西可能跑到食道,將會排出來的,一切且等明天聽醫生的吧!
到了晚上,他仍擔心不已,不吃不睡,真拿他沒辦法!他突然問我,觀世音菩薩能否幫他忙?我告訴他說,菩薩可以幫助他明天看醫生時不會痛。然後帶他一起去頂禮觀世音菩薩,他一邊傷心的哭泣,一邊虔誠地禮拜。直到就寢時躺在床上還在哭,說他擔心得睡不著,我叫他閉上眼睛心裡念著觀世音菩薩,這樣就能睡得著了。看他既傷心且至誠地輕聲念著菩薩聖號,那份誠摯的表情,真叫我感動!
至於他念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因我比他先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一回頭看他,就在他枕頭上發現了那顆他所說的小東西—淺綠色的空心珠。說真的,當時還不太相信是真的。趕忙叫醒他,問他是否就是這個小東西,他一看馬上就笑了。
在此,我可以斬釘截鐵地說,是觀世音菩薩幫的大忙,因為我有三點不容懷疑的理由:
一、如果認為那小東西沒被吸進去而是掉落卡在他衣物上,那就錯了!因事發後,當晚他洗過澡,衣服已經換過,換下來的衣物全在浴室。
二、如果認為有可能當時卡在衣物上,而在未洗澡前進到臥室因而掉落在床上,那也不可能。因每晚就寢前,我必須把他置於床尾疊好的被子和小枕頭拿到床頭來讓他睡。再說,一顆那麼小且極輕的東西不可能不滑動滾落,而且經過一夜棉被與人體的翻轉掀動,它不滾到別處去,卻偏偏神奇地出現在他的小枕頭上,當時醒一睜開眼就看見它。
三、不論它是否被吸進去,終於在看醫生前出現(或出來了),讓大人小孩安心。這個奇蹟,除了觀世音菩薩的靈感外,還能說那是不合常理的巧合嗎?!

==================================================================

菩薩使我不做殘廢
釋達航
民國三十五年六月十八日晚上九點,我和同鄉張孝祥兄在上海南京路與山西路口步行時,不意駛來一輛風馳電掣的美國軍車把我衝撞到費文元銀樓門口(事後由孝祥兄告知,按山西路口至費文元銀樓門口步行也要幾分鐘)。當時我倒不覺痛苦,已陷入昏迷狀態,第二天一早才清醒過來,發覺已躺在金神文路廣慈醫院的病床上。大概撞的麻木時已過,這時感到全身動彈不得,一動就痛得難忍,人在最痛苦的時候總希望快點好,那只有求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保佑吧!就忍著痛苦一心默念菩薩聖號,又做觀想菩薩的慈容,手持楊枝灑我甘露,真是不可思議,頓覺痛苦全失。
廣慈醫院是耶教會所辦,每當病人進餐食就有好幾位護士小姐大唱「聖詩」,我是信仰堅定,絕不會被這一套把戲所惑,心中仍然默念觀音聖號,而仍堅持素食。在醫院中沒有辦法,只好吃肉邊菜(那時我持的是報恩齋,為期三年六個月)。從十八日晚上送進醫院,直到廿四日上午只照過一次X光,甚麼藥都沒有服過,只知腿部是嚴重骨傷。我想這樣住下去不知那天才能痊癒。我鬧著要出院,院方不肯;因我意志堅決,院方無法,也只有任著我。就在廿五日辦理出院手續,下午三時由孝祥兄陪同搭招商局「江亞輪」離上海,次晨五時抵浙江寧波,遂往老江橋□向聞名全甬(寧波)之傷科名醫陸銀華寓求診,經陸先生多次推摩以後說:「你的兩腿傷勢甚為嚴重,這要看您祖上的積德,現在先拿點藥去服服吧!」陸先生這句話深有意義,大意說祖上無德就可能成殘廢了。從孝祥兄面上看來,他心堿O很難過,但我想光是難過是無濟於病,還是虔念菩薩的聖號才是,搭八點鐘開的甬(寧波)沈(浙江定海縣沈家門鎮)線的輪船回家,準備繼續療傷,虔誦聖號不輟。七月初一日為平鎮裡司灣天封寺之法會,家姊為我赴寺虔求菩薩使傷早癒並求得一籤,尚記得籤文曰:「財中漸漸見分明,花開花謝結子成;寬心且看月中桂,郎君即便見太平。」籤中的意思在月中是大有希望,因此大家都很高興。可是到了七月十二日距離十五日只有三天,而我的兩足仍然不能移動寸步,是日午後由外甥二人把我由睡椅上攙扶起來面向洛迦山合掌發願:「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求菩薩加被,如弟子不做殘廢,就終身長齋,決不變心。」發如是願已,心中甚為坦然。菩薩慈悲真是有求必應,當天晚上,我在睡夢中忽覺有手在我雙腿上推動,開眼看見自身躺在白天所睡之長籐椅上,對面端坐慈祥莊嚴之觀世音菩薩,他雙手正在腿上緩緩推動,我就含笑向他:「大夫!我的雙腿會成殘廢嗎?」(不稱菩薩,而稱大夫,這是業障。)而菩薩很慈祥地笑曰:「你放心,不會成殘廢的。」聲音很清脆,這時發覺這位「大夫」的手很長,坐在對面,能把手伸縮自如,一般人一定要站起來彎腰才能按摩,「大夫」坐在那堣]不站起來,更不曾彎腰,在腿上推動些時,不知何時又睡著了,回想起當時錯過了機會,沒有好好求開示,那位「大夫」定是觀世音菩薩變化所做,菩薩何時回洛迦山去了,那更不知道了。第二天一早,正是十五日,我不知怎的就輕輕鬆鬆地起床能走路了,我為菩薩慈悲垂愍尋聲救苦的感應,真是喜極而泣了,我們閤家更不知如何替我高興的,許多人看了這一個感應奇蹟的事實,都認為菩薩的慈悲真令人五體投地、禮拜與讚嘆了,為報菩薩重恩,我乃去天豐寺向觀音菩薩再三頂禮,感恩的心真非筆墨所能形容。
自民國三十五年至今歷經三十二個年頭,來臺不久我終於為了報佛菩薩大恩大德出了家,發心安僧辦道,普度眾生;如今我雖虛度六十,並不因昔年重傷而影響我的健行。今特將觀音靈感事實恭記於此,以報菩薩恩德於萬一。
==================================================================

菩薩救了我
方秀美
我一直是很信觀世音菩薩的,雖然還沒有皈依三寶,但是家堣p佛堂供奉一尊觀世音菩薩聖像。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六十六年七月間,我們想由台中搬遷到台北來,為了房子問題,我就先搭一部計程車來台北,在高速公路上車行甚速,距泰山收費站不遠時,我在打瞌睡,朦朧中聽到鐵器擦磨聲......ㄘ......ㄘ......。車身有點傾斜,事後才知道是前座右輪胎爆炸,而使車身產生不平穩現象。說時遲,那時快,高速行駛的計程車衝滑出車道,在路面滑行了一下,車子翻了。當這剎那車禍發生時,有一個女人喊我的名字,車子翻滾時,感到那穿白衣的女人抱著我的身子一起滾,我的一條命就這樣被撿回來了。
車禍發生後,我從殘破的車子爬出來,頭部、臉部滿處是血,頭也擦破了,後來被送到中心診所,才知道腦殼已脫離腦骨,當時並不覺得痛,只有胸前被擠壓時才感覺痛。出事當時,我自己還能親自走到收費站打電話喊救護車來,當救護車送我到中心診所時,醫師拒絕開刀,理由是,腦部如此受嚴重創傷,如果施行手術,不是喪失生命,就是腦神經受損會造成後遺症,後果可慮;但拗不過我的要求及親自簽名,於是才實施腦部大手術,歷時十多小時方才完成。
說也奇怪,一般人要住院甚久,我只住了五天就出院了。如今我腦部好好的,什麼後遺症也沒有,與常人無異,現在每天都在唸大悲咒。試想,當車禍發生時抱我的那位女子,正是我早已供奉多年的觀世音菩薩,在車禍發生時,腦袋開花,我沒有昏迷,而仍能走到泰山收費站打電話叫救護車,在到達中心診所後又能親自要求簽字開刀;如果昏迷,後果實不能想像,這不是佛菩薩的冥冥中庇佑,又是什麼呢?佛法感應實不可思議!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我們虔誠恭敬地念吧!
==================================================================

蒙佛恩小記
無隱逸士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意外的災害,往往是防不勝防的。小女郁涵,今年六歲,正值『丑未相沖』,流年不利,為防意外的災禍,特地為她配帶了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求菩薩保佑,圖個平安吉利。
不料,那天洗澡後,卻忘了將觀世音菩薩的心咒,配帶在身上,即摔傷了身體,頗為嚴重,額頭腫起約有二公分高,瘀血漫延至右眼球,右眼眼眶整個黑腫,接著大量嘔吐、昏睡,顯然已有了腦振盪的現象。
當時立即送至仁愛醫院急診處,做X光透視,幸好顱骨未有裂痕,醫生吩咐要靜養,不可再震動腦部。舍妹亦在仁愛醫院當護士,多方請教醫師,咸認為腦震盪,並無藥物治療,只能以休養的方式,讓腦部恢復正常。一般私人醫院,一見摔傷,即打針,謂係防止腦震盪,實是詐財之藉口。
小女送醫後,仍繼續嘔吐,並進入昏睡狀態,弄得我心焦如焚,魂不守舍,不知如何是好。眼見求醫無助,只好求助於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並求佛咒加持;此時突然見到一股黑氣從小女的額頭冒出,我想小女的傷勢是沒有大妨礙了。
果然,沒有再繼續嘔吐,在昏睡了十五個小時後,到第二天早晨,一覺醒來,即又恢復了平日的活潑神情,腦似乎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
小女平日活潑好動,精神旺盛,中午亦不午睡,此次摔傷,竟使她連續大量嘔吐,並昏睡長達十五個多小時,這真是嚴重的撞傷,可是在一覺醒來後,卻又恢復平日的活潑,腦部沒有受到傷害,這能不說是奇跡嗎?
為感謝佛恩的加被,特將此次經過簡略敘述,公諸於世,以啟發人們對觀世音菩薩的信仰。
==================================================================

我與觀世音菩薩有緣
敬昌
我是本省基隆市人,今年三十八歲,當我五歲那年,一天走到附近河邊玩耍,看到河面上老遠漂來一個東西,等漂到了岸邊,一看是尊觀音像,我愛不釋手,就捧回家來供在大廳中間。說也奇怪,自從菩薩像進了家以後,父親做生意,每次都賺了許多錢,自此環境大為好轉。那時我小小心靈當中,並不懂什麼是佛教,只知恭敬地燒香拜佛,日日不斷。在我十五歲那年,記得大約在秋末冬初時候,在基隆私立力行高中校門玩耍,不知怎的,學校大鐵門經我不在意地搖動了幾下忽然倒了下來,將我的右腿壓住,血流不止,後來在省立基隆醫院才知道是靜脈折斷。我身上沒錢,有位學生扶著我跳著走到了附近一個草地上,幸虧有個好心的木匠,看我年少可憐,把我送到醫院並且代繳了保證金(後來傷好了去按址探訪,附近鄰居說從無此人也是一奇)。最奇怪的是—醫生說我流血三個多小時了,一般人不死也會休克,但我卻好好的活了過來。在醫院倒是有過一陣子昏迷,而眼睛模糊了兩天才恢復正常視力,那是失血過多的症狀。這一流血,醫師包紮和打止血針都無效,醫師們也有些擔心會失血虛脫,可是整整流了三天三夜才停住,這種病例在醫學上也無法解釋為什麼還能活著。後因腿骨碎了,經過了漫長的五年,走路才恢復正常。如果我沒有撈回海上飄來的觀世音菩薩聖像捧回去供奉禮拜的話,大概這個關頭是逃不了的、死定了。
回想更早的時候,在民國三十二年夏季某一天,美機大舉轟炸基隆,當時我的嬸婆揹著我往山上跑、躲警報,附近一根電線桿被炸倒了下來,很不巧地有根電線勒住了我的脖子。那時我才兩歲,我大聲哭著,嬸婆回頭一看,看到有個人把電線拿開,她再度回頭,那個人卻不見了,嬸婆說是神,其實我猜是觀世音菩薩搭救我的。
如今我每天禮拜供養觀世音菩薩,且日日虔誦「大悲咒」而不輟。回想過去兩度遇險的往事,如果我對佛菩薩救苦救難的精神缺乏信心,可能我早已作古。佛法的感應實在不可思議,在我的親身體驗中可以得到證明。
==================================================================

靈感無礙的大悲咒
佚名
謝瑞村,本省人,現年五十二歲,家住永和竹林路。民國六十五年十一月,在他四十九歲那年冬天,從新竹返回台北途中,碰到嚴重的車禍受了重傷,被抬送到台北仁愛醫院急救。當時醫師檢查結果,發現是腦出血,而且血液流入腦部壓迫到神經,使他陷入昏迷狀態。當時的情況已到了無法挽救生命的地步,甚至連醫師也一再強調已經回天乏術了。當時他任教於永和網溪國小的太太謝秀霞居士,在車禍發生後,每天都在觀音菩薩像前持誦大悲咒,祈求菩薩能慈悲加被,以挽回丈夫的生命。這樣持續不斷地連續拜了十五天,她的丈夫突然從死神的懷抱媬穭F過來,這簡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在醫學上說他患的是嚴重的腦出血、腦震盪、瞳孔放大、神經反射消失,這種情況在醫學判斷下,是不可能再出現生機的,可是事實上他的確醒了過來,而且病況一天天地好轉,身體也逐漸復原。這種不可思議的奇蹟,不是觀音菩薩救他,還能作什麼解釋呢?
==================================================================

殊勝的六字大明咒
慧峻記
林振雄律師,前曾任台北高、地院書記官,信佛有年,現年四十一歲,家住永和市。在民國七十年三月間,他騎機車載他的太太回永和,在台北市環河東路四段一個交叉口,突然有一位年輕的騎士,飛快的衝了過來。說時遲,那時快,剛好撞個正著,立刻人仰車翻,兩個人被撞得彈出了好幾尺;林律師受撞,心中卻非常清楚明白,勉強掙著爬起來,四肢麻痺,不能開口講話,下意識地覺得死亡時刻即將到來。突然他想起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默默地念了起來。才念三遍,有如奇蹟一般,四肢不但不再麻木,反又靈活了起來,而且也可以開口出聲講話了。這樣神速的菩薩感應,真是嘆為稀有。他太太當時只是略為擦傷,並無大礙,至今二人一切都正常,車禍的創傷似乎對他們一些兒也沒影響。
==================================================================

車禍遇救記
柯鴻章
那是去年元宵節的事,當時我是高雄縣大樹鄉警察分駐所的所長,而馳名全國的佛教勝地佛光山正位於我所管轄的大樹鄉興田村內。每年的元宵節,前往佛光山賞花燈的人均數以萬計,去年的元宵節亦不例外,估計將有三萬人左右。
警察是人民的保姆,維護社會秩序是我們的責任;更何況佛光山是馳名國際的佛教聖地。為了維護佛光山的秩序及保護遊客的安全,元宵節晚上我們必然要派警察勤務加強佛光山附近的交通與安全維護,而我所擔任的是警衛勤務的現場指揮官;更何況我本是佛光山的信徒(我是民國六十四年參加佛光山第六期大專佛學夏令營而皈依星雲法師的),因此,這個任務對我而言,特別有意義。
大約是下午六時左右,我穿上制服騎著警車先往佛光山下的溪埔派出所主持勤前教育。沿途的車子很多,尤其那天正在修路,往佛光山的道路只剩單行道。我心堣@直在想,這種時候最容易發生車禍,不知不覺地口念觀世音菩薩的聖號,願菩薩庇佑前往山上的人車平安。大約二十分鐘後抵達派出所,然後分配各種警衛勤務。等所有服勤的警察同仁上山各就各位後,我也隨著上山指揮。我的指揮位置在不二門的附近,山上人車雖多,但經各警察同仁的指揮警衛,一切還算是很就緒、很平安。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大約晚上九時左右,有一位同仁匆匆地跑來告訴我,分駐所轄內發生事情,要我馬上趕回處理。我毫不遲疑地騎著警車趕回,沿途的人車相當擁擠,趕回分駐所後,獲悉有人因故毆打,經過勸解,已經各自回去了。當時同仁告訴我,有地方民意代表請我吃飯,叫我不要上山去了。我想,山上的情況很亂,人車還很多,可能要到深夜才會好轉,基於本身的職責,必須再趕回山上去。匆匆交代值班同仁小心維護分駐所的安全後,我又跨上警車,向佛光山上行駛。沿途擠車擠得很厲害,當時我的車速大約是三十公里左右,由於心堳瘚菢n上山,所以緊跟在一輛砂石車後行駛。況且當時人車多,超車超得緊,不緊跟車子亦勢所不能。大約行駛了二公里後,突然前面的砂石車緊急剎車,我當時雖有發現而且立即踩了剎車,無奈車子靠得太近,剎車已來不及,眼前似乎有一道白光閃過,我整個人的頭部栽進砂石車後面車架堙A剛好被夾在兩個鐵架的中間,車子及人均未倒下,一陣暈眩就失去了知覺。在不知不覺中似乎有人在拍我的臉,一直喊著「所長!所長!」我的意識當中,一片混亂,耳朵只聽到「隆、隆、隆」的聲音,當我的手觸摸到頭部時,才發現頭部中央被撞了一個大洞,血流如注,唯有虔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時間也不知經過多久,當我稍微清醒時,發現已經躺在高雄明宏醫院的加護病房裡,但意識中仍然不斷地念著「觀世音菩薩」的聖號。
醫生診斷結果,是頭蓋骨破裂,幸運的是腦部的微血管沒有破裂,否則血液溢進腦內,便難逃「剖腦」手術,其成功率則殊難逆料!
在加護病房堙A發現另外一個車禍病人,經過「剖腦」的手術後,幾乎像個植物人,我的內心十分難過,一直勤念著菩薩的聖號,希望他能因此而減輕痛苦。
我在加護病房躺了三天,感謝佛光山星雲大師的慈悲,他曾來看我,使我感到無限的安慰。隨後不久,我又轉到陸軍八○二醫院繼續治療,一個月後始返家靜養。如今事隔一年,並未發現有任何異狀。
本來,佛法中不可思議的感應事蹟太多,我的遭遇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陳海量居士在『可許則許』一書中列舉佛菩薩的感應方式有:顯度、隱度、正度、反度等多種,而我的例子可說是顯、隱兼度。
感謝觀世音菩薩的救度,也慶幸自己能消此災障而不失人身,祈願所有修學佛法的同修們都能勤行懺悔,感恩發願,普願一切眾生離苦得樂,早證菩提。
==================================================================

海上遇難記
涂英
吾友劉安享先生,係軍校同學,因志趣相投,交往頗深;退役後,我因塵事多擾而入山清修,他則入商船公司服務,航行世界各商埠,我們並不因音信隔絕,而彼此沖淡友誼。
我因研佛典,與友人難免於言談中談多因果感應之事,這些朋友皆笑我為逃世之人,尤以劉更是懷疑殊深。然朋友終歸朋友,長年海上漂泊,難免放心不下,偶在信函往返中,也多為他講述佛理,並送他「大悲咒」、「心經」及慈航法師所著「菩提心影」等佛經書,以便他在航海中閒時研閱,他確能在無聊空虛中翻閱過。
事有湊巧,在六十六年四月十九日晚上九點,他正在長榮海運公司所屬的長雄輪上工作著;這天出事剎那之前,他剛好在研讀「菩提心影」一書。當時因船上人手不足,他奉命協助吊第三艙左下艙的貨櫃;當吊第一個艙蓋時,他及另二人手扶艙蓋,以免艙蓋撞損貨櫃。但不知何故,艙蓋甫一吊離定位,即迅速打轉、擺動,那兩人一看不對勁,即迅速跳開,劉君在角落無法跳離,此時重達十八噸之艙蓋即向他擠壓下去!說時遲,壓時快,「喀喳」一聲,壓斷左肋骨四根。這一刻他本人非常清醒,沒有一點昏沉與痛苦,事後檢查幸又未傷及內臟。當時在場的人,都認為十八噸加上衝力,已超過二十多噸重力,非死不可!何以只斷四根肋骨?誠乃不可思議!
入院後他來信告知,以往不信因果的他,今日方知人若有善心,冥冥中自有菩薩庇佑,他更相信佛經、佛書的閱讀,可以凝定身心,可以去邪念、正道心。這次大難不死也是與看佛書有關吧!
船公司本要他住院三個月,他卻在一個月內即完全復元,也是一件奇蹟。現在他又重返海上服務,相信他會更虔誠地追尋佛經中所說的真理。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