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因果業報 【篇名:】 五福臨門之五 善終

善終(第五福)

一、善終很難

五福的最後一福是考終命。「考終命」就是善終,或一般人所說的「好死」。
善終很難,假如你曾看見別人臨終時那種掙扎痛苦的樣子,你可許會感歎地說:「我這一生別無所求,只要求個善終就好了!」
一般人臨命終時,都會手忙腳亂、六神無主,急得像落湯的螃蟹和熱鍋中的螞蟻。身體上會產生臉部筋肉抽動:瞳孔放大、視覺遲鈍痴呆、呼吸急促等現象。佛經上說,人要死的時候,就像烏龜脫殼那麼痛苦。我們平常看到的,只不過是外表掙扎的樣子,其實,他內心的恐懼、痛苦和彷徨,那才真是筆墨難以形容呢!
大富大貴的人不一定能善終,長命百歲的人也不一定能死得安詳。古今中外有許多英雄豪傑,不得善終的也多得很。例如;馳名世界的文學家海明威、川端康成、三島尤紀夫、畫家梵谷、影星樂蒂等都自殺而死。舉世聞名的生物學家達爾文晚年腦神經衰弱很嚴重。音樂天才莫札特臨終時,只有六個人送葬,中途還遇到了一場大雨,最後只剩下抬棺材的人和他的遺體被孤零零地送到墳場。有些從政的人下場就更可怖了。有被迫下臺和被篡位的,也有被放逐和被處決槍殺的,有些被下毒身亡,還有五馬分屍和千刀萬剁,甚至還有鞭屍和連誅十族的。

「善終」得來不易。因為我們不知道閻王爺何時會給我們「召集令」,也不知道臨終時會遇到什麼障礙。不管在任何時候、死亡隨時都有突襲我們的可能。也許是明年,也許是明天,也許就在今天?!——真所謂「黃泉路上無老少」呢。

二、善終的的重要性


為什麼善終很重要呢?因為,假如一個不是壽終正寢,而是由於橫死、車禍、癌症、饑、渴、猛火燒傷、溺水、被殺而死的話,那麼他可能便會含恨在心。心中一有了憎恨、就會投生到一個很不好的境界去,比方說做毒蛇來報復等等。所以《十二品生死經》說:如果是因為福報享盡了,饑餓或者渴死,他極可能會變成餓鬼。被捆綁而死的,來生常作畜生。被火燒死的人,有許多會入地獄。
還有,橫死時,身體受了極大的苦楚,心中憂怨交加,不但很難提起善念而且心中憤恨不平,很容易怨天尤人,把平常的道德修養破壞無遺。
所以古德教我們要經常發願:「臨命終時,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並且期望聖人前來引導。」

「願消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瞭;
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
「願我臨終無障礙,彌陀聖眾遠相迎;
速離五濁生淨土,回入娑婆度有情。」


三、善終的種類
死有重於泰山,有輕如鴻毛。苟且偷生不如捨生取義。如果是為了利益眾生,再大的困難都值得做,如果真的能救世濟人,就該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所以我們應該觀察一個人志的高尚與否,而不可以死的形態來判定一個人的好壞。經上記載:一位婦女為了救自己的孩子溺水而死,尚且生天,何況為利益眾生而犧牲生命呢?

在《十二品生死經》中佛陀分析描述了死亡的十二種類別,因為其中牽涉到許多專門術語,在此不便引述。現在謹就我個人的淺見將一般善終的情況分為下列三種:
1、小善終—沒有遭到意外橫禍,無病而終的。
2、中善終—不但沒有病苦,而有心中沒有怨氣和內疚,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地,安心地逝世的。
3、大善終—自己預先知道臨終的時間,而且身心了無罣礙,走灑脫,甚至還親眼看見佛菩薩來迎接,往生到佛菩薩的淨土,這才算是成功的人生。高明,高明!


四、善終的原因
善終絕對不能憑僥倖,一定要廣修福慧才能達到,善終跟過去的善業有關,但最主要還是在我們今生的好德和寧靜的心靈。除非我們能在廣積陰德和止息妄念上多下功夫,否則臨命終時便很難得到自在。善終的原因很多,但大致歸納起來還是離不開下面三個條件:
(一)諸惡莫作—不要做殺害動物、偷盜、淫邪、妄語、飲酒等行為。不做虧心事,不佔別人的便宜,以免冤仇結得太多和太深,臨終時被冤仇債主來擾亂;甚至像《地藏經》的第八品上所說的:「行善的人,臨終時也有百千位惡道鬼神變成我們已故的父母和親屬,來引誘我們進入惡道受苦。何況平時造惡的人呢?」
(二)眾善奉行—常發利益眾生的願望,然後從語言和行為上去實行。例如,時常放生、救濟、印經、供養師父等。我們平時廣結善緣,不但身心可得到快樂,臨終時還能心情平和安然往西方。好處可真多哩!
(三)自淨其意—無論行善、讀誦經典或參禪,念佛都要會歸心上,才能得到受用。除了常修行,事情很忙,也要做到事忙心不忙,保持清淨心。如果我們能夠這樣下功夫,臨終時身心就不會有所貪戀和牽掛了。

五、善終的預兆
《淨土三昧經》上說:「如果一個人平日行善,臨終將要升天時,他會看到天人拿著天衣和樂器來迎接他。但假如造惡而要墮地獄時,臨終時便會看見許多士兵(鬼卒)拿著刀槍矛戟圍住他。雖然這兩種人所見到的不同,可是嘴婸﹞ㄔX來,只能隨他們所造的善惡業而受果報。」
《華嚴經》上也說;「一個人快要死的時候,會見到陰相(即神識,俗人叫做靈魂)。平日造惡的人會看見自己在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等三惡道受苦,有時看見閻王和鬼卒拿著刀杖要抓他去,有時會聽到三惡道受苦的聲音。但是平時行善而將要升天的人,臨終會看見天上莊嚴的宮殿、仙女在遊戲和快樂的樣子。」
捕魚的人,臨終時看見無數的魚來索命。打鳥的人,臨終時看見許多鳥兒在啼叫和追逐他。殺牛的人,臨終時看見所屠殺的牛群現形索命。甚至他還沒死時,別人看見這屠夫已變成了一隻牛。這是他將投生惡道的徵兆。《地藏經》上還有所謂「業報論對」的說法。
《地藏經》第六品上說:「有的人臨終前病得很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時常夢見惡鬼和家堛瑪豸H,有時行走在種種危險的道路,有時發覺自己被鬼壓著動彈不得,或者和鬼神同遊各種恐怖的境界。日子久了,身體變得更為虛弱,病情更加嚴重,每晚都不得安眠,甚至在睡覺中也會叫苦連天,十分淒慘而絲毫不得安寧。這些都是他過去惡業所造成的。因為他的冤家在陰間告了狀,法官尚未判定罪的輕重,所以他很難捨去世壽,疾病也很難痊癒。」
遇到諸如此類的徵兆,我們應為他念「地藏王菩薩」名號,並且廣造福事,回向給他和他的冤家,以化解這一場糾纏。要瞭解詳細的情形,請研讀《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

六、善終和夢的關係
有把握得善終的方法,我想大家一定很希望知道「自己今生能不能善終」這一問題的答案。
這其實不難,只要我們回憶或反省一下,自己所做的夢就行了,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從我們平時所做的夢當中,可以反映出我們修養的好壞,亂攀一通,當然是修養功夫不到家的象徵。修養不好,又怎麼能有把握得善終?
明代的高僧紫柏大師說得好:「必須睡覺和作夢時,能夠念佛不間斷,才能解脫人生的苦厄,而有把握得到善終。否則功夫不夠扎實,臨終時還是得不到受用的。」
因為作夢和善終有著這麼密切的關係,所以紫柏大師告訴我們:如果想要成就得快,早一點有把握得善終或往生佛菩薩的淨土,每天早上一醒來,便應反省昨夜的夢境。假使昨天夜塈畯怬@了一個亂七八糟的夢,今早就應該像喪了父母一樣的傷心流淚,然後責打自己,懇切地懺悔和發願,再加努力用功。每天都這麼做,心智鍛鍊的功夫就一定進步得很快。
為了讓諸君瞭解什麼叫做「亂七八糟的夢」,我們必須說明一下夢的種類。

根據《善見律》的記載,夢有四種:
(一)四大不和夢——這是因為身體的機能不調適所產生的,比方睡覺時夢到山崩,或者在虛空中飛騰,或者見到有老虎、獅子、野狼來追逐,這些都是虛假而不實在的夢。
(二)先見夢——一般人所說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指的就是這種攀,因為從前看見某些事物和現象,留有深刻的印象,再加以不斷地思念而把內容排列組合,浮現在夢境當中,這也是虛假而不實在的。
(三)天人夢——天神為行善的人示現吉祥的夢境,使他能繼續行善。為造惡的人示現不祥和恐怖的夢境,以勸阻他為惡。為造惡的人不現不祥和恐怖的夢境,以勸阻他為惡。這種夢是真實的。
(四)想夢——這是因為人們過去的福德和罪障所感現的夢。例如:有福德的人,常夢到吉祥和行善的事情。有罪障的人。常夢到恐怖和不善的事情。夢見我們在禮佛、誦經、持戒、布施 也是屬於善於夢。夢到吉祥和行善的事對我們道德修養有益處。
所謂「亂七八糟的夢」。指的是那些虛假而不實在,並且對我們的品德修養又沒有益處的夢。
諸位可千萬別小看夢境地!因為夢中的感受很真實,它是我們品德修養的指標。同時作夢也有善、惡、無善無惡三種。夢到拜佛、聽經、說法、救人是屬於善和功德。夢到殺生、偷盜、邪淫和妄語等事情是屬於惡。夢到柴米油鹽、逛百貨公司、去公園玩樂是無善無惡的。夢到行善對於我們的品德有幫助,夢到造惡和世俗的雜事是表示我們的修行不力,應勤加懺悔,努力用功才好。
在這堶n順便附帶說明的一點就是:「夢中造惡業,因為心業贏弱,所以不感果報。」有關戒律的書上也說:「夢到偷盜和邪淫等惡行,不算犯戒。」因為夢是虛而不實的,在夢中,被我們所侵犯的眾生並沒有實質上的損失:況且我們不是有意去犯戒造惡,而是意識心田奡c的種子和習氣太強,控制不住,所以才會作惡夢。
所謂「亂七八糟的夢」,在這堳的是有關造惡和世俗雜事的夢。

七、怎樣驗知人死後的去處
斷除煩惱的聖人,死了以後,不會再投胎;除非他想行菩薩道,可以「乘願再來」這世間,度化眾生。這種境界當然很自在。
另外有人用念佛的方式,把煩惱調伏住,憑著佛菩薩的願力和自己的念力,可以往生佛菩薩的淨土,接受佛菩薩的教化,而得成就智慧,出離苦海。
除了上面這兩種人以外,死了一定會再投生,投生的地方總離不了天界、人間、阿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和地獄,這就是「六道輪迴」。從一個人死了以後身體各部的溫度,可以測知他的投生到什麼地方。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腳下開始冷起,一直冷到頭頂,最後只有頭頂暖熱,而其他地方都冰冷的,就可以知道他是聖人。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下面開始冷起,一直冷到眼睛,最後只有眼睛暖熱,而其他地方冰冷的,就可以知道他是升天。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下面開始冷起,一直冷到心窩暖熱,而其他地方冰冷的,就可以知道他下輩子還是做人。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下面開始冷起,一直冷到腰部暖熱,而其他地方冰冷的,就可以知道他下輩子去做餓鬼。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上面開始冷下來,一直冷到膝蓋,最後只剩下膝蓋暖和熱,而其他地方冰冷的,就可以知道他去做畜生了。
假如一個人死時,從上面開始冷起,一直冷到腳下,最後只剩下腳底暖熱,而其他地方冰冷的,那麼他就是到地獄去受苦了。

為了便於記憶,經書上有了一偈誦,可以幫助我們:
「頂聖眼生天,人心餓鬼腹,旁生膝蓋離,地獄足底出。」

我們要特別注意的是,上面這一測驗方法,只供你作參考用,諸位千萬不要隨便到處亂摸死人的體溫,以免使死者產生憎恨和厭惡心。因為臨終時一旦有了憎恨和厭惡心,恐怕會出生到地獄、餓鬼或畜生等三個不好的地方去。
最保險的方法,就是利用《占察善惡業報經》的「本輪相法」,來測知人死以後往生的地方。另外也有人因為虔誠拜佛、念佛、感動了佛菩薩來告知親人往生的地方。(參見《地藏經》)

八、殺害動物不得善終

《法句譬喻經》上記載:
從前佛陀在祗園精舍講經說法時,有一位很有錢的長者,住在通往精舍的路旁。他的財富多得很難計數,可是只有生了一個寶貝兒子。這個兒子長大後,二十歲時就結了婚。結婚不七天,因為夫妻恩愛,就一同到後花園遊玩。後花園有一棵奈樹長得很高大,樹上開了很美的花朵。新婚的妻子想要這種花,剛好四周又沒僕人在場可以代勞,他的丈夫就親自爬到樹上,越爬越高,所攀踩的樹枝,因為太細而折斷了,人就從高空摔下來,一命嗚呼哀哉,全家大小都非常傷心,哭個不停。
佛陀憐愍長者,來到長者的家中慰問。並且告訴長者「萬法無常」、「有生必有死」、以及「罪福產生的原理」,接著又說了一首很有哲理的詩偈:(《法句譬喻經》)
「命如華果熟,常恐會零落,已生皆有苦,孰能致不死?
從初樂愛欲,可望入胞影,受形命如電,晝夜流難止。
是身為死物,精神無形法,作命死復生,罪主不敗亡。
始終非一世,從癡愛長久,自從愛苦樂,身死神不喪。」
長者聽了佛陀的這段話,心開意解,忘記憂愁,跪下來問佛陀說:「我的獨生子前世到底造了什麼罪業,為什麼這麼早就夭折了?請您告訴我吧!」
佛陀說:「過去有一個小孩子拿著弓箭在遊戲,旁邊有甲、乙、丙三個人陪著。這個小孩子看見樹上有一隻鳥,想射殺它。旁邊那三個人就慫恿這個小孩說:「你假如能夠射中樹上的這隻鳥,你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那小孩子被美言所動,拉開弓箭射中了小鳥,小鳥當場死亡。甲、乙、丙三人都在旁邊喝采,大家都很高興地離去。
這三個人因為見殺隨喜,所以生生世世常受喪子之痛。這三個人當中,某甲因為過去種的福較多,出生在天上,某乙出生在海中做龍王,某丙則出生在人中,他就是您老人家。而那一個射殺小鳥的孩子前兩世出生在天上做某甲的孩子,也因為從樹上摔下來而命終。後來又投生在海中做龍王的兒子,他出生的那一天就被金翅鳥吃掉了。今天投胎做您的孩子,也只活到二十歲就夭折了。因為您過去世曾經見殺生隨喜,所以今生遭到喪子之痛的果報。您的孩子因為過去世曾經殺害無辜的動物,所以今生受夭折的果報。真是因果報應,如影隨身,絲毫不差。」

接著佛陀又說了兩句啟發性的詩偈(《法句譬喻經》):
「識神造三界,善不善三處,陰行而默至,所生如響應。
色欲不色有,一切因宿行,如種隨本緣,自然報如影。」
長者全家大小都非常歡喜,當下證得初聖果。

九、施捨衣食,臨危免死

《左傳》上記載:
春秋時代晉國的趙宣子在首山的下面耕田,看見桑樹下面有一個人已餓了三天三夜,於是他就請他吃飯。吃了一半,那人就不吃了。趙宣子問他原因,他說:「剩下的這一半是留給我年邁的母親吃的!」趙宣子請他把飯菜吃完,然後又再送他許多新鮮的食物,托他拿回去孝敬老人家。
後來靈公要殺趙宣子,正當趙宣子快要被刺到時,忽然有一個勇士挺身倒戈而救出趙宣子。趙宣子問他為什麼這麼做,他說:「我就是從前在桑樹下,那一個差點餓死而被你救活的人。」趙宣子問他的姓名,他不告而退。
由此可知,布施衣食救濟饑寒貧病的,遇到危難,可以逢凶化吉,延長壽命而保善終。難怪《付法藏經》上說:「佛陀的弟子薄拘羅,過去世本來是一個窮人,因為看見一位修道的出家人患了頭痛,便發至誠心,送他一粒果實而治那位修道人的病痛,從那時候起,九十一小劫,常在天上人間享受快樂,從不夭折,也沒有病苦。他在佛陀那一個時代,出生以後遇到了許多災難危險,都安然渡過。從來沒有生過病,而且還活到了一百六十歲,得大善終。」

十、專心念佛得善終
念佛得到善終實例很多,像〈淨土聖賢錄〉和〈念佛感應見聞記〉堻ㄟO載得相當詳盡。
據我所知,臨終時因為別人幫他念佛,而得善終或往生菩薩淨土的人非常多。除非我們自己真的修到有把握往生,否則一定要借助「臨終助念」才行。因此成立「蓮社」、「念佛團」、「臨終助念服務團」是非常重要而且刻不容緩的事情。
念佛不但能消業障、增福慧,甚至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譬如:一個人死了十二個小時,本來他的表情一直很難看,後來有人幫他念佛的名號,念了幾小時後,第二天,那死者的肢體柔軟、表情很好看,甚至還有面帶笑容的樣子。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實。死了十二個小時才幫他助念,都有上述的效果,更可況臨終時就一直幫他念佛,那效果是當然更大了。

下面我們引用一段經上的故事,來證明臨終念佛的效力:
〈雜譬喻經〉上記載:
從前一個人了家學道,證得了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並且斷除了所有的煩惱。他成道以後,凡是對他有恩的眾生,他都運用神通和智慧去救度他們。只有他自己的母親在地獄中,尚未得到救濟。因此他就想盡各種辦法,要來救的母親出離苦海。
當時他入定觀察時,他發現一位殺害父王、篡位自立的國王,再過七天就要死了,而且死後受罪的地點恰好跟他的母親在同一處。
那一天晚上,這一位羅漢就運用神通進入王宮,在牆壁上現出半個身體。國王見到了很恐懼,拔刀砍去,刀子卻脫落在地上,而那羅漢仍然動也不動。國王知道他是一位得道的高僧,急叩頭謝罪。
羅漢就問國王:「你是殺害父親篡王位的人嗎?」國王回答說:「是的。」羅漢又說:「我知道你的命只剩下七天,你死後會墮入地獄,所以我特地來告訴你。」
國王立即苦苦哀求羅漢救他。羅漢說:「只剩下七天,假如要作大功德,恐怕來不及了。假如你在這七天堹鈺M心念佛不間斷,就可免得這場災難。」
國王聽了羅漢的話,果然一心拼命念佛,七天當中都沒有懈怠。死後,他的神識仍然很清楚,知道自己到了地獄門,於是他趕緊繼續念佛。說也奇怪,才念出了一聲「南無佛」,炎熱的地獄的突然清涼了下來。所有種種刑具頓時化為烏有,所有在地獄受苦的眾生都脫離出了地獄。那羅漢便向他們說法,羅漢的母親、國王以及地獄的眾生都一齊解脫苦海。

十一、臨終時急需善念而不是哭泣
一個人死在醫院比較可憐,因為臨終時沒人幫助他念佛號,加上疾病的痛苦使他身心不寧靜,所以可能投生到不好的境界。更可怕的是,醫院附設有「太平間」,病人一斷氣,就馬上推送到那堨h。可是一個人呼吸剛停止不一定就已死亡。佛典上說:「體溫完全消失,神識(靈魂)離開了身體,才能叫做死。」(根據《大毗婆沙論》第三十八卷,《瑜伽師第五卷》第八十四卷、《發智論》第二卷、《法蘊足論》第五卷。
住在高雄市三民區凱國路鄒太太的父母,因為發生車禍而被送到醫院,還沒有「死」,就被送到太平間去。後來死者托夢給他的女兒,說他死得很冤枉,沒有死就被送去冷凍。鄒太太不斷的放生、修福、請高僧誦經回向,才平息了父母的冤情和怨氣。
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看見親屬死了,應馬上為他念佛或者說法,而不要在他面前嚎啕大哭。因為在死者的面前哭泣,會激發死者的眷戀和貪愛心,影響他投生的境界,所以臨終時哭泣,不但對死者沒有絲毫的益處,反而會害了他。為此,古來的祖師大德都認為:不要在死者的面前哭泣,如果您真的很想痛苦一場,那麼就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哭個痛快吧!千萬不要在死者的附近嚎啕大哭,以免擾亂他的心思,又增長了他的情執。
遇到臨終時,不管是自己的親友或陌生人,都應為他大聲誦念佛的名號,並且勉勵他心生善念,或者稱讚他平日的善行,以啟發他的信心。你幫他念佛,他的心自然也會因為念佛而變得高尚,不但不會貪戀世俗的雜物,而且對死亡的畏懼也會消失。這豈不是一舉數得嗎?
遇到親友臨終時,不要急於搬動死者身體或者為他更換壽衣,以免打擾死者的神識,使他產生痛苦和煩惱。
念佛真是不可思議!借著佛菩薩的願力,念佛會使臨終的人心中沒有恐怖和罣礙,心中充滿著虔誠的善念,必然會投生到一個很好的地方——佛菩薩的淨土!
最好的辦法就是在臨終時,安排親朋或蓮友們,大家輪流為他不斷地念佛,連續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念佛。例如輪班念佛時,第一班由兩個人念,每次念一至二小時,念到時間,然後換另外兩個人來接班,繼續地念佛,這樣,亡者一定會往生佛菩薩的淨土。
遇到親友臨終時,我們應好好想一想:只要他能升天或者往生佛菩薩的淨土,那我們還有什麼好憂傷的呢?還有,不要盲目地為死者燒金紙,因為紙錢只對往生鬼道的死者有用。往生人道、天道、畜生道和地獄的眾生都無法用紙錢。所以不如把燒金紙的錢省下來印經送人,功德較大,也不如行善念佛回向給死者,比較經濟實惠而且功不唐捐。
《地藏經》上說:為亡者行善作功德,亡者起碼可以得到七分之一的利益,剩下的七分之六由生者自己受得。(見「利益存亡品」)假如把布施功德回向給所有的眾生,可以得到百千生的福報和微妙的快樂。如果只回向給自己的家屬或者利益自己本人,只能得到三生的福報。(見「較量布施功德緣品」)
關於臨終的正確知識,請參閱《地藏經》、《臨終津梁》、《臨終須知》、《人生最大的一件事》和《中陰救度密法》這些書。

十二、誦經可以超度亡魂
誦經可以消業障,開智慧,解冤結,也可以度亡魂,使不得善終的眾生,得以投生到較好的境界。
《感應篇彙編》上記載:
明朝平定倭寇最出名的將領域戚繼光,每天都讀誦《金剛經》。 有一天,夢以一個已死的部下請他幫助誦一卷《金剛經》以求超升。因為戚繼光是一位虔誠而且樂於助人的佛教徒,所以也就答應照辦了。
然而,正當戚繼光在誦《金剛經》時,恰巧有一婢送茶來,戚繼光急忙搖手說:「不用。」沒想到,當天晚上,那部下又來了。他說:「您今天誦的經典很好,可惜誦時多了「不用」兩個字。所有效力還有完全發揮出來。明天請您再重新幫我誦一遍!」
第二天,戚繼光特別吩咐僕人不可來打擾,而且聚精會神地把經誦完。那鬼魂超生以後,又再托夢來致謝。
凡是遇到親友病故,請高僧大德到家堥蚖w經時,最好家堛漱H也要看著經書,跟著誦念禮拜,效果才會更佳。如果只聽法師誦經,自己不看經本,恐怕會因聽不懂法師所誦念的經文,而站在那媯o呆或胡思亂想。不看經本,隨法師拜懺時,也不知所拜的菩薩聖號是什麼,超度亡魂的力量當然會減弱了許多。
由於悲心和念力懇切的緣故,自己的家人輪流抽空在四十九天以內不斷為亡者誦讀佛經(尤其是《地藏經》、《金剛經》、和《阿彌陀經》),效果特別好。

十三、殺生祭拜,損人損己
明代高僧蓮池大師所著的《竹窗隨筆》上記載:
浙江省錢塘這地方,有一位金先生,平日奉持齋戒相當虔誠。他死後神魂附在一個孩子的身上說:「因為我的善行不夠廣,沒有往生佛菩薩的淨土。可是在陰間卻來去自如,相當快樂。」
有一天,他的神魂又附在那孩子的身上,呵責他的妻子說:「你為什麼要殺雞來祭祀我呢?因為你殺生,所以現在我走到哪里,背後總是有陰間的官吏隨在後頭看管著我,所以我無法像從前那麼自由了。」有一位孕婦問了她自身的吉凶,他說:「這一胎是生男孩,母子都平安無恙。下一胎又會更生男嬰,生第二個男嬰時,母子都會死亡。」到了後來他講的話,果然都應驗了。

《大藏一覽》上記載:
佛陀跟他的弟子阿難在河邊行走時,看見五百個餓鬼一邊走路一邊唱歌,阿難問佛陀,佛陀說:「這五百個餓鬼的子孫,正在替他們修福,他們快要解脫苦海了,所以他們唱歌跳舞,表示高興。」後來又遇到好幾百個餓鬼很傷心地走過。阿難又問佛陀,佛陀告訴阿難說:「那些餓鬼的子孫正在為他們殺生祭祀,而不肯作福,所以餓鬼身後有火逼迫他們,因此他們在啼哭。」
世俗人不明白這個道理,以為祭祀時多準備一點豐盛的酒肉,就可光耀祖先,殊不知這樣做,反而害了他們的祖先。(見陰騭文廣義節錄卷下)
大部分人辦喪事,不但殺生請客,而且弄得杯盤狼籍,雞鴨和魚的骨頭到處亂扔,真是減損福德,增加惡業。這種辦喪的方式極不合理!《地藏經》告訴我們:辦喪事不可殺生,以增加亡者的負擔和痛苦,而且一切新鮮水果和飯菜都要先供養十方佛菩薩和聖賢,才能食用。飯粒和菜渣不可掉在地上,一則表示惜福,二則不致引來螞蟻和其他小昆蟲,無意中被踐踏而死。

第七章 結語(感言)
一、現代教育的危機
——游於藝,而不志於道(本末倒置);
——重物質,而忽略心靈(捨本逐末)。
孔子曾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這一句話啟發我們為學應先本而後末,由內而及外,這樣才能體用兼備,華實並茂。
現代的教育太過於重視知識和技能,所以教出來的學生大多只知「游於藝」,而不明白「道」是什麼東西?只知貪名求利,而不曉得什麼是「仁義德行」?
現代人大多只重視物質生活,而忽略了精神生活;甚至以為玩弄物質就是精神的享受。殊不知老子有「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的教誨;佛陀也把「色」和「聲」稱之為「色塵」和「聲塵」,因為除了聖樂和梵唄以外,一般現代音樂大都像灰塵一樣,是會蒙蔽心智、覆蓋德性的。有許多學科,明明是研究物質,怎麼是精神呢?心理學是一門「掛羊頭,賣狗肉」的學科;表面上有精神的味道,其實研究的都是有關行為的科學。
許多現代人都認賊作子,以為思想、觀念和意識是「真心」。其實,他們所謂的觀念,就是佛經上所說的「法塵」,「法塵」就是意識所攀緣的名相;這種東西跟「色」、「聲」、「香」、「味」、「觸」一樣都會蒙蔽心智,所以也叫做「塵」。
我們一般的思想,其實都是「妄想」和「雜念」。以思想來研究心性,無異是在緣木求魚,永遠辦不到的;因為腦中有妄念,就無法產生清淨的心智。好比水本身動蕩不停,就會失去照明的作用。
當我們有了雜念和思想,就無法瞭解真正的心性。譬如:海水激盪時,我們只見到波浪,而見不到水。所以經上說:「離開了分別的妄念和意識,才能明心見性。見到心性是非常美和非常愉快的一件事,因為真心亙古常存,不生不滅,比虛空還廣大(心包太虛)。」有了這種胸襟,可以引發民胞物與的同體大悲、無限量和無條件的慈愛心。
圓覺經上曾說:有雜念的人,無法見到萬物的真相。這好比船隻正在行走時,船上的人就無法見到岸上景物的本來面目;當我們坐在正在行駛的船隻上,我們以為岸上的景物在移動,這就叫做「舟行岸移」。由此可知,我們所見到周遭世界,都是「錯覺」或「幻覺」。
由於現代教育不研究心性的道理,而把畢生精力都投注在知識和技藝上;這種「捨本逐末」、「騖外遺內」的毛病,造成了許多「失落的一代」和「迷失的自我」。
不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而只游於藝,就好像樹木只有枝葉而沒有樹根、只開花而不會結果一樣。不明白心性和智慧的道理,而一味追求知識和技藝,到頭來還是機械性的東西,對人類的和諧與幸福沒有多大幫助;因為和諧與幸福真正的泉源在於內心的寧靜而非向外境追求。所以技藝和知識,沒有道德和仁愛做基礎,不但無益,反而有害人類。難怪現代的社會問題和犯罪行為層出不窮。
古人因為有道德和仁愛做基礎,所以研究學問目的在濟世;今人研究學問,不以道德和仁愛做基礎,所以目的大多在賺錢發財。只有技藝,而沒有道德理想,生活的內容和人生的意義將是多麼貧乏!因為他的生活是刻板而沒有情趣的。這種人縱使拿到碩士和博士學位,美其名叫做「專家」,其實只不過是「匠」字號的人物而已。
孔子說:「行者餘力,則以學文。」佛陀也告誡我們:「先學好有關心性和人生的真理,再讀其他知識性和技術性的書籍;因為世俗的知識和技能,只是菩薩用來度化眾生的工具罷了。」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先學「解除切身的煩惱」、「明見自己的心性」以及「利益一切眾生」的真理。自己分內的問題不解決,不會待人處世,學習再多的知識和雕蟲小技又有什麼用處呢?所以我們應該明辨這件事情的內外利害、輕重急緩,研究學問才有受用,才能學以濟世。
本書介紹許多道德和命運的關係,其目的在於希望諸君多在心地和品德下功夫,五福自然就會臨門。

二、摘要

本書的主旨在於探討五福的意義、種類、原因、條件和關係,並且介紹獲得五福的原理與方法。
第一福是長壽,長壽主要是慈悲心所感應的結果。
第二福是富貴,富貴是施捨和恭敬心所感應的結果。
第三福是康寧,康寧是清淨心所感應的結果。
第四福是好德,好德就是叫我們廣結善緣、多積福德、鍛鍊心智。因為前面三種福都是世人享用的果實,而其根本原因就是好德。假如我們今生不多播好德的種子,那麼福報享用盡了,必然遭到貧窮、下賤、多病和短命的惡運。
第五福是善終,善終是由於我們行善而不執著善的行為、名相和果報而獲得的。換句話說,善終是心無罣礙所導致的結果。
一切福德和智慧都離開不了心地,只要我們在心地上多下功夫,多播善種,常拔惡草,常以慈悲的水灌溉心田,常用智慧的光普照善苗,必然會開出五福的美果!

所以說:「幸福來自內心,不要向外尋求!」從外境和物質當中得到的快樂是短暫而且膚淺的;因為外在的事物都會產生變化,怎麼能靠得住呢?




補充資料:自殺後的真相
《自殺•真相》

  2008年國人十大死因,其中自殺 4,128人,排名第七....人們所以選擇以自殺方式結束生命,基本上是受到「斷滅論」觀念的影響, 錯誤的以為「一死百了」、「永得解脫」。殊不知人在臨死前及斷氣後,神識(俗稱靈魂)尚未出離身體之際,就像活牛剝皮、生龜脫殼般地痛苦。自殺身亡的苦楚,實非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即使是死了之後,其靈魂所遭受的果報,比臨死時還要苦上千萬倍哪!千萬不能自殺。

  曾有投水自盡者被救起後,淚流滿面地說,河水急速地灌入呼吸道,肺氣外逼,內外交攻,所感受到的痛苦,實在最為難受,因內外交衝過於激烈,耳鼻等處往往會流血,但在剎那間就悶絕過去了。有人問他,既然已經悶絕了,應該不覺得痛苦了吧!他連連搖頭說,不然不然!胸部悶塞的痛苦感覺,依然非常地強烈。 上吊和投水雖然同是窒息而死的,但上吊者因為喉管被截斷,血流頓時阻塞,自然會更加痛苦。感受比投水還嚴重。以前有一個曾上吊獲救的人說,他投繯上吊後,整個氣管就閉塞住了,血液開始倒流,痛得像刀割一般,接著全身就麻痺了,真是痛苦萬分。以上所述的兩個例子,是自殺後立刻獲救的,如果沒有經歷這些過程,其中的痛苦是很難體會到的。

  《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有一個姓聶的人,到西山深處掃墓,將返家時,因是晝短夜長的寒天,很快就天黑了,他怕山中有老虎出沒,就拼命地趕路。後來看到山腰有一座破廟,急忙地跑進廟裡,這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於是就想在此暫住一宿。忽然聽到牆角有人說:「這裡不是人住的地方,你得趕快離開。」聶某問他為何會待在此種暗處。對方回答:「我是個吊死鬼,在此等候替身。」聶某聽後毛骨悚然,非常害怕。後來就說:「與其冒險出去被老虎吃了,寧可被鬼害死,我就跟您共宿吧!」鬼說:「不走也行,但是陰陽不同道,你抵不住陰氣的侵襲,我也會受不了陽氣,都會不得安定;我們各佔一個角落,不要互相接近就好了。」
  後來聶某問鬼為什麼要找替身。鬼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希望人們自殺。像忠臣殉國、烈女殉夫,雖然是橫死,但與壽終正寢是一樣的,不必要找替身。而那些受環境逼迫到窮途末路,已無求生之路者,上天也會念其情非得已,於是量其平生善惡,讓他去投胎,也不用找替身。倘若還有一線生機,或因一點不平之事就忍受不了,或是想藉此拖累別人,就輕率地投繯自盡,這就違背天地生養萬物之心,所以必定會懲罰他等候替身。這種囚禁幽暗之處的時間,往往要上百年或上千年。」
  聶某問鬼:「不是有誘人當替身的事情嗎?」鬼回答:「這種事情我是不忍心做的呀!凡是上吊的人,如果是為了保全節義而死的,靈魂就從頭頂上升,死亡過程特別快。若是因忿怒嫉妒而死的,會從心臟以下出去,死亡過程會比較慢。在尚未斷氣那一刻,所有氣脈倒流,肌膚像要裂開一般,痛得有如刀割,胸膈腸胃中像烈火燒烤,難以忍受。經過了十幾刻鐘,靈魂才脫離肉體。想到這種劇苦,當我看到有人要上吊時,便會立刻阻止,怎忍心誘人來當替身呢?」聶某就對他說:「您存有這種善念,一定會生天的。」鬼說:「這個我不敢妄想,惟願一心念佛懺悔宿業罷了!」不久,天快亮了,再問已無回音,仔細一看,鬼已不見。後來聶某每次上墳祭拜時,也都會多帶一份供品與紙錢祭拜他,同時會有旋風迴繞左右。一年之後,旋風就消失了。心想,定是一念之善使他脫離鬼道了。

《果報類編下卷》「說鈴」上說:
鎮江人張大,旅居揚州,康熙七年五月病死,見了閻王,王說:抓錯了人!你既然到這堙A可捎一封信到陽間。於是,令一鬼兵引他遊覽一座城市,城門口匾上寫著『枉死』兩個字。他看到很多鬼魂,拖著一尺多長的舌頭,自稱是吊死鬼。每天到這個時辰,必須再度經歷上吊之苦。後又見到很多鬼魂,身體腫脹,衣服盡濕,自稱是投水自盡的。又見到一些鬼魂,有的無頭,有的斷喉,有的七孔流血,自稱生前是自殺而死,服毒而死的人。他們每一天定時照生前的死法表演一次,苦痛萬分,那些鬼魂又異口同聲說:『我們在生時,都認為一死了事,但想不到死後痛苦到這般,真是悔恨都來不及了。』

  自殺可以說是「枉死」,死後的痛苦是非常長久的,而且是苦上加苦,沒完沒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大家千萬不能輕生。再者,更有逼人走上絕路,或唆使散播教人輕生方法者,或販售自殺藥物器材者,是違天逆道之至惡行為。其生得現世報,家人易遭不測,其死後必墮無間地獄,並且禍延子孫不得安寧,因果之可怕,當慎思之也!(20090830)

《袁了凡先生簡介》
----------------------------------------------------
袁了凡先生 本名袁黃,字坤儀;江蘇省吳江縣人。 年輕時入贅到浙江省嘉善縣姓殳的人家;因此,在嘉善縣得了公費做縣里的公讀生。 他於明穆宗隆慶四年(西元一五七○年),在鄉里中了

舉人;明神宗萬曆十四年(西元一五八六年)考上進士,奉命到河北省寶坻縣做縣長。 過了七年升拔為兵部「職方司」的主管人,任中剛好碰到日寇侵犯朝鮮,朝鮮向中國求救兵。 當時的「

經略」(駐朝鮮軍事長官)宋應昌奏准請了凡為「軍前贊畫」(參謀長)的職務,並兼督導支援朝鮮的軍隊。 提督李如松掌握兵權,假裝賜給高官俸祿與日寇談和,日寇信以為真,沒有設防;李

如鬆發動突擊,攻破形勢險要的平壤,因而打敗了日寇。
了凡先生因為這件事當面指責李如松,不應用詭詐的手段對付日寇,這樣有損大明朝的國威;而且李如鬆手下的士兵隨便殺害百姓,並以頭來記功。 了凡向李如松據理力爭,李如鬆發怒;不

但不接受勸誡,反而獨自帶著軍隊東走,使得了凡所率領的軍隊孤立無援。 日寇因而乘機攻擊了凡的軍隊,幸賴了凡機智應對,將日寇擊退。 而李如鬆的軍隊,最後終於被日寇擊敗了;他

想要脫卻自己的罪狀,反而以十項罪名彈劾袁了凡;了凡很快地被提出審判,終於在「拾遺」(諫官)的仕內,被迫停職返鄉。 在家裡,了凡非常懇切,認真地行善直到去世,過逝時享年七十

四歲。
明熹宗天啟年間,了凡的冤案終於真相大白,朝廷追敘了凡征討日寇的功績,贈封他為「尚寶司少卿」的官銜。 了凡先生從當學生時,就非常喜歡研究學問,書不論古今,事不分輕重,他都

認真研究,並且非常通達。 例如:星象,法律,水利,理數,兵備,政治,堪輿等。
了凡先生在寶坻縣當縣長時,非常注重人民的福利,常常想做些有利地方的事情;寶坻縣當時常有水災氾濫,了凡先生於是積極興辦水利,將三汊河疏通,築堤防以抵擋水患侵襲;並且教導

百姓沿著海岸種植柳樹,每當海水氾濫,挾帶沙土衝上岸時,遇到柳樹就積擋下來,久而久之變成一道堤防。 於是了凡先生又督導百姓在堤防上建造溝渠,並鼓勵百姓耕種;因此,荒廢的土

地漸漸地開墾,了凡先生又免除百姓種種雜役以便民,使得百姓安居樂業。
了凡先生家裡並不富有,可是卻非常喜歡布施,家居生活儉樸,每天誦經持咒,參禪打坐,修習止觀。 不管公私事務再忙,早晚定課從不間斷。 在這當中,了凡先生寫下四篇短文,當時命

名為「戒子文」,用來訓誡他兒子,就是後來廣行於世的「了凡四訓」這本書。
了凡先生的夫人非常賢慧,經常幫助他行善布施,並且依照功過格記下所做的功德,因為她沒有讀過書,不會寫字;因此用鵝毛管沾紅墨水,每天在曆書上做記號。 有時了凡先生較忙,當天

所做功德較少,她就皺眉頭,希望先生能多做些善事。 有一次,她為兒子裁制冬天的大袍子,想買棉絮做內裡。
了凡先生問:「家裡有絲綿又輕又暖和,為什麼還買棉絮呢?」
了凡夫人答:「絲綿較貴,棉絮便宜,我想將家裡的絲綿拿去換棉絮,這樣可以多裁幾件棉襖,贈送給貧寒的人家過冬!」
了凡先生聽了非常高興說:「你這樣虔誠的布施,不怕我們孩子沒有福報了!」
他們的兒子袁儼,後來中了進士,最後以廣東省高要縣的縣長退休。
了凡為生員時即好學問,對於法律、算學、兵政、水利之學,無不熟練,而通達古今之務。 他在寶坻知縣任內,孜孜為縣民謀福利,他疏浚三岔河,築堤防水;發動鄉民沿海岸密植柳樹,海

水挾沙而上,遇柳樹而淤積下來,久之成堤。 他於農村疏治溝渠,督民耕種,壙地日闢,人民生活獲得改善。 他自己的生活,則不富而好施,居家則誦經坐禪,日有定課,公私遽忙,而未

嘗暫輟。 他的夫人十分賢惠,助他為善,某年冬要為兒子製冬襖,將買棉絮,了凡說:'絲棉輕暖',夫人曰:'我豈不知,但絲貴棉賤,我以貴易賤,多做些棉衣分給窮人穿。 '了凡喜曰:'

若如此,不患此子無祿。 '他的兒子袁儼,後來亦成進士,官廣東高要知縣。
世所流傳的《了凡四訓》,是了凡先生晚年寫的四篇訓子文。 民國初年,由於靈巖山印光大師的闡揚,流通日廣。 近年來,淨空法師也提倡這本書,著有《了凡四訓講記》,錄製有錄音帶

及光碟片,流傳世界各地。 淨師的皈依弟子們且組織了'了凡弘法學會',專門弘揚這本書,以期對社會風氣有所改善。 至於這本書的內容與好處,各位讀了便知。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