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學佛行儀 【篇名:】 《佛之心法 一行禪師著》03 八正道之正思維

佛之心法 一行禪師著

八正道之正思維



  正思惟

  當正見在我們心中已經變得很堅固的時候,我們就擁有了正思惟。我們需要正見作為思惟的 礎,如果我們訓練自己正思惟,我們的正見就會得到提高。思惟是我們的心語。正思惟使我們的語言清楚有用。因為思惟常會導致行動,所以我們需要正思惟來引導我們走正業之路。

  正思惟反映了事物存在的方式。錯誤的思惟導致我們以一種顛倒的方式來看問題。但是修習正思惟是不容易的。通常我們的身體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而我們的心中卻在想著另一件事情。身和心沒有統一起來。有意識的呼吸是一個重要環節。當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呼吸上的時候,我們就把身心帶回到了一起,重新成為一個整體。

  當笛卡爾說:「我思,故我在」的時候,他的意思是,我們可以通過「我們的思惟存在著」這個事實來證明我們自己的存在。他下結論說,因為我們正在思考,所以我們才真正地存在。我卻更願意得出相反的結論:「我思,故我不在。」只要身心不在一起,我們就會迷失,就不可能真正地說「我們存在於此」。如果我們修習正念地呼吸,並去感受我們心中和周圍已經存在的那些能夠使人淨化和使人神清氣爽的因素,我們就會獲得安祥和不動。正念的呼吸能夠幫助我們不再被過去的痛苦和對未來的焦慮所佔領。它能幫助我們與當下的生命保持聯繫。我們的思想有很多是不必要的。那些想法是很狹隘的,它們當中沒有蘊含多少智慧。有時候我們感到自己腦子裡彷彿有一台錄音機——一直在開著,日日夜夜——而我們卻無法關掉它。於是我們變得焦慮而緊張,做各種各樣的惡夢。當我們修習正念的時候,我們就是在開始傾聽自己的心之錄音帶,並且能夠注意到我們的思惟是有用的還是無用的。

  思惟分兩部分——「尋」(毗怛迦,最初的心念,)和「伺」(毗遮羅,發展的心念)。尋就是諸如此類的念頭:「今天下午的文學課,我要交一篇雜文。」這個念頭發展下去可能就是疑惑我們正在做的作業是否正確,交上去以前我們是否應該再讀一遍,如果我們交晚了老師會不會注意,等等。毗怛迦(尋)是最初的念頭。毗遮羅(伺)是最初念頭的發展。

  在禪定的第一個層次,上述兩種思惟都存在。在第二個層次,它們都不存在。我們處於與實相的更深的接觸之中,脫離了語言名相。去年,當我與一群孩子在森林裡散步的時候,我注意到其中的一個小姑娘思考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後,她問我:「和尚爺爺,那棵樹的樹皮是什麼顏色?」「就是你所看到的顏色,」我告訴她。我希望她能夠進入就在她眼前的這個精彩的世界。我不想加上另外一個概念。

  與正思惟相關的四個練習:

  (1)「你肯定嗎?」——如果路上有一條繩子,而你把它想成了一條蛇,恐懼感就會隨之而升起。你的想越錯誤,你的思惟就會越錯誤。請在一張大紙上寫下這句話:「你肯定嗎?」並把它掛在你常常能看得見的地方。反覆地問你自己這個問題。錯誤的想會導致錯誤的思惟,並造成不必要的痛苦。

  (2)「我正在做什麼?」——有時候我會問我的某個學生,「你正在做什麼?」以幫助他從有關過去和未來的思惟中擺脫出來,回歸當下的一刻。我問這個問題是為了幫助他「活著」——就在此地,就在此時。要回答,他只需微笑一下就可以了。僅僅這一個動作就表明了他真實的存在。

  問你自己,我正在做什麼?會幫助你克服想快快做完事情的習慣。對你自己微笑,並且說,洗盤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工作。當你問「我正在做什麼?」的時候,請深入地思考這個問題。如果你的念頭把你帶走了,你就需要用正念來介入。當你的心真正在那裡的時候,洗盤子可以成為一種深刻而快樂的體驗。但是如果你在洗盤子的時候在想其它的問題,那麼你就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而且大概也洗不好盤子。如果你心不在焉,那麼即使你洗了84000個盤子,你的勞動也沒有什麼功德。

  梁武帝曾問菩提達摩(中國禪宗創始者),他在全國上下大修廟宇,得到了多少功德。菩提達摩說:「沒有功德。」但是,如果你充滿正念地洗一個盤子,如果你在修建一座小小的廟宇的時候深深地安住於當下去——心不去想別的地方,也不關心名聞利養或者得到別人的首肯——那麼,從這一行動當中所產生的功德將是無邊無際的,而你也將會感到非常快樂。經常問一下你自己,我正在做什麼?當你的思惟沒有把你帶走、你在充滿正念地做事情的時候,你將會很快樂,並且會成為其他很多人快樂的源泉。

  (3)「嗨,習氣。」——我們傾向於固守於自己的習慣,哪怕那些習慣使我們痛苦。工作狂就是一個例子。過去,我們的祖輩為了使餐桌上有食物,不得不幾乎全時工作。可是今天,我們的工作方式帶有很大的強迫性,它妨礙了我們與生命發生真正的接觸。我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自己的工作,幾乎沒有時間呼吸了。我們要為充滿正念在觀賞櫻桃花和飲茶留出片刻閒暇。我們的行為方式取決於我們的思惟方式,而我們的思惟方式則取決於我們的習氣。當我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們只要說「嗨,習氣,」然後與我們的習慣思惟模式和行為模式做好朋友。當我們能夠接受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並不再為它們感到內疚的時候,它們就會喪失很大一部分力量,無法再影響我們。正思惟導致正確的行動。

  (4)菩提心。菩提心就是我們的「慈悲心」,它是為了給眾生帶來幸福而開發自身智慧的深沉願望。它是修習正念地生活的原動力。有菩提心做為我們思惟的基礎,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或者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會幫助別人得到解脫。正思惟還會引發正精進。

  佛陀曾經提供了很多方法,來幫助我們轉化令人煩惱的心念。他曾經講過一個方法,就是「換釘子」。就像一位木匠釘進一隻新釘子、取代一隻蚾v子一樣,我們可以用善念來取代惡念,如果我們不斷地受到不善的思惟模式的侵襲,那麼,我們就要學會「換釘子」,用善的思惟模式替換那些不善的思惟模式。佛陀曾經把不善的思惟比作脖子上纏了一條死蛇。為了防止不善的心念生起,他說,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生活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中,即生活在一個修習正念生活的團體裡。借助師兄弟和師姐妹的幫助,保持正思惟就容易多了。住在一個好環境中是一味預防藥。

  正思惟就是與正見一致的思惟。它是一張地圖,能夠幫助我們找到自己的道路。可是當我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我們要放下地圖,完全進入現實。「無思而思」是一句著名的禪語。當你修習正見和正思惟的時候,你就是安住於當下,你將會從中感受到快樂、安祥和自在的種子,並醫治和轉化你的痛苦,而且你是在真正地為很多其他人而活著。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